國足vs伊朗前瞻:向勁敵爭勝!高家軍從防守做起

國足vs伊朗前瞻:向勁敵爭勝!高家軍從防守做起

面對伊朗國家足球隊,有必要在北京時間2018年9月6日晚19: 35進行堅決自衛。2018年世界杯亞洲12強預選賽第二輪開始,中國男足將在沈陽奧林匹克體育中心迎戰伊朗。國足在第一輪中韓戰爭中發揮了耀眼的作用,卻吃了敗仗,這就需要國足從多方面戰勝伊朗。防守的穩定性和進攻端抓住機會的能力將決定國足搶分的前景。

勢頭和壓力并存。國足需要贏

9月1日,國足在12強第一場比賽中以2-3不敵韓國。比賽呈現出兩個截然不同的階段:國足一度0-3落后,形勢十分被動;最后一刻鐘,國足進行了強力反擊,因為海和郝俊民的進球激發了接下來對韓國隊的反擊。

國足在中韓戰爭中的絕地反擊確實起到了氣勢,贏得了輿論的好評,同時也打出了殺入前12的希望,直接推動了國足未來能否戰勝伊朗的大觀點。國足輸掉中韓戰爭的結果是不可避免的。著眼于前12強爭奪出線權的前景,國足與伊朗的下一場比賽成了典型的關鍵戰役:國足如果能贏,前2戰整體開局相對積極;如果是平局,情況不太有利,要等著看同組其他比賽的結果;如果再輸,情況會很被動。

國足所在的A組第一輪其他戰爭,伊朗2:0戰勝卡塔爾,烏茲別克斯坦1:0戰勝敘利亞。也就是說,亞洲前四的伊朗、韓國、烏茲別克斯坦都贏了,對于同組其他尋求出線權的球隊來說,顯然不是什么好消息。如果國足能在對陣伊朗的比賽中得分(尤其是全取三分),展現競爭力的效果會非常明顯,否則就有可能陷入起步落后的被動局面。

國足能打敗伊朗嗎?可以肯定地說,這場中伊戰爭的難度不亞于第一輪中朝戰爭。

對抗的歷史處于劣勢。高家軍曾經打破了對伊拉克的恐懼

伊朗世界排名第39,亞洲第一(韓國世界排名第48,亞洲第2)。與伊朗的排名相比,世界第78,亞洲第8的中國差距很大。如果再看中伊對抗的歷史,國足贏的難度會更大。

自1976年亞洲杯中國隊0:2不敵伊朗隊以來,中國隊與伊朗隊對抗的記錄是5勝6平12負。預賽歷史上,雙方交鋒4次,中國隊1勝3負于伊朗。

如果按具體時間點劃分,中伊對抗的歷史會形成更清晰的格局:在1997年亞洲前十名預賽之前,中伊對抗形成了絕對的平衡,但從1997年前十名開始,中國隊陷入了絕對的劣勢。在前10名比賽中,中國隊主場以2比4不敵伊朗隊,客場以1比4不敵伊朗隊。2001年,中國隊在參加世界杯預選賽之前,以0比4輸給了伊朗。有一段時間,中國隊對伊拉克的沉重恐懼感大大超過了對朝鮮的恐懼。

2009年6月在秦皇島舉行的友誼賽中,中國隊以高林的進球1:0擊敗伊朗,結束了12年來連續9場比賽90分鐘都沒有獲勝的尷尬局面。值得一提的是,這也是高洪波執教國足的第二場比賽。高參洪波還帶領國足復制打敗伊朗的故事?

如果伊朗打出進攻牌,那將是極其危險的

阿里·德伊、馬赫達維基亞、卡里米、哈希米等伊朗強手給中國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。今天的伊朗隊還是以球員個人能力和沖擊硬度的特點來看待亞洲。伊朗目前的名單中有8名球員在歐洲聯賽踢球,甚至超過了韓國(7名球員)。這些球員雖然沒有在五大聯賽踢球,但都有穩定的表現,這為他們的競技狀態提供了絕對的保障。

與韓國隊類似,伊朗的歐洲之行隊主要由中前場球員組成,這意味著伊朗將主要在前12場比賽中進攻,擁有雄厚的資本。中國在對抗這樣的對手時,一定要建立在堅實的防御基礎上。在與韓國的比賽中,中國隊排出了五防體系,如何在主場戰勝伊朗的思路下部署防線,這一關鍵點將考驗高洪波的用兵和國際球員的執行力。

國足剛剛了解到孫興的個人能力,價值高達2500萬歐元。接下來,21歲的伊朗前鋒阿茲蒙將繼續考驗國足。雖然阿茲曼700萬歐元的身價遠遠落后于孫興,但根據其箭位和技術靈性(去年亞洲杯的表現讓整個亞洲大放異彩),在前40強小組賽中打進7球的阿茲曼將繼續在更大范圍內涉及國防能量。

國足防守要改錯。進攻端能彌補遺憾嗎

與韓國一戰,國足丟的三個球都是對手在邊上發動的攻勢,其中兩個是運動戰的強攻造成的,也暴露了國足的保護問題。德國賈佳、索賈伊、塔穆里安等伊朗著名球員普遍突出個人能力,國足必須提高防守中的配合和防守效果,爭取及時控制后場和第二分。

要戰勝伊朗,這意味著國足必須開啟進攻。在第一輪中韓戰爭中,防守反擊思想下的國足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了創造進攻機會的能力,尤其是賽后一刻鐘內,表現出了快速發動快攻和定位球的沖擊效應,這是國足在中伊戰爭中應該努力延續的。掌握戰斗機的能力,已經成為中朝戰爭的遺憾,重要的是看能否在中伊戰爭中彌補。

在第一輪對卡塔爾的比賽中,伊朗在補時階段進了兩個球。近幾年伊朗隊打了很多打烊或者補時的比賽。理論上這可以概括為奎羅斯指導下伊朗隊氣質改變的結果。然而,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,伊朗和卡塔爾發生了沖突。從比賽來看,伊朗隊能否克服傳統的急躁情緒是比賽的亮點之一;從國足的需求來看,這也將是決定國足希望的線索之一。

前12名賽事首輪部分比賽放大了裁判問題,后續比賽裁判的公正性和執法水平值得全亞洲持續關注。國足的心態和應對能力也會對比賽走勢產生影響。

約旦裁判阿德哈姆-馬哈德·梅負責執行中伊戰爭。這位29歲的年輕裁判沒有執法國足比賽的經驗,但在他執法的和亞冠賽事中,特別是的上海德比大戰中,他多次向中國球員出示紅牌。從執法習慣來看,裁判對雙方情感對抗的情況比較敏感,在處理制造沖突和越界行為的意圖時會果斷出牌。

在第一輪中韓戰爭中,國足兩名邊后衛過早領到黃牌的情況顯然對后續比賽產生了影響,國足有必要充分吸取教訓。在這場凸顯勝負重要性的中伊戰爭中,國足以正確的方式展現侵略性和攻擊性,排除各種干擾,充分發揮自身戰斗力,是非常重要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發表評論

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